主页 > 五代十国 > 后梁的动乱与李存勖的崛起
2018-04-02

后梁的动乱与李存勖的崛起

      朱友珪登基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笼络大将。
      我们知道,朱温是个马上得天下的皇帝,加上他为人残忍好杀,因此手下将领还是很听朱温的话的。但是你朱友珪算个什么玩意啊?登基前不过也就是个左右控鹤都指挥使,相当于今天一个甲类军军长罢了,关键是还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,我们凭什么听你的?朱友珪自己也比较心虚,于是一方面大把的给禁军撒钱,告诉他们:新皇登基了,但是你们不用担心,跟着新皇帝干,好处大大滴。一方面派人前往各地藩帅处进行封赏。
      然而这里存在一个问题。
      朱温登基之初的时候是深入思考过军队建设问题的。在朱温看来,唐朝之所以完蛋,就是因为藩镇兵马太强,而中央又缺少一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直属部队造成的。因此为了避免重蹈覆辙,他建立了一支强大的禁军,并由自己亲自统帅。不得不说,朱温的这个做法极其正确,这支禁军不仅战斗力远超同侪,更是对朱温忠心耿耿,而各地藩帅在这支禁军的震慑下也变得服服帖帖。
      当时驻外势力最大的藩帅是谁呢?是杨师厚。这位仁兄开始在李克用手下打工,一直得不到出头的机会,后来一气之下投靠朱温,从基层做起,一步步做到诸军行营马步都指挥使,战时直接指挥朱温麾下所有部队,可谓地位显赫。朱温将杨师厚派到魏博地区,在与晋王的斗争中,杨师厚一直活跃在战斗的最前线。
      按理说这样的结构是非常理想的——朱温掌控禁军,禁军威慑地方将领,大将在这种威慑下奋勇作战。但是朱温作为一个戎马一生的皇帝偏偏觉得这样不行!我自己领着这么牛的禁军,仗都让你打了怎么行!那我这个皇帝养着这么多禁军还有什么用?于是在整顿完禁军之后朱温很开心的带着禁军做了一次远征,试图把李存勖(这时候李克用已经死了)的势力一网打尽。而且朱温还很傲娇的指示杨师厚:你和你的兵马不要乱动,在原地等我的捷报就好!
      事实证明,不作死就不会死。朱皇帝的引以为豪的禁军被李存勖打的落花流水,精锐部队整建制的被消灭。朱温灰溜溜的逃回了河南,和儿媳们过上了有时候每天两次,有时候每天三次的日子。而杨师厚手下的部队此时变成了后梁最大的一支军队。但是由于朱温积威日深,杨师厚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对后梁的忠诚。
      但是现在朱温死了!朱友珪上台之后杨师厚表示各种不服:你个小屁孩子懂什么?这样吧,军队上的事就交给我了,你在京城安心做你的皇帝巩固后方就好了,别学你爸作死搞什么亲征。朱友珪对这事自然是十万个不高兴,你杨师厚凭什么这么牛?我爸都让我弄死了你还敢不服我?你不服来京城咱俩唠唠!
      杨师厚哈哈一笑,点起两万精兵就到了京城外面。然后找到朱友珪说皇上,听说你想找我谈谈?
      朱友珪吓得都要尿了,唐僖宗唐昭宗唐哀宗等前辈们的形象在他眼前一一浮现,他定了定神说,哎呀,都是误会,误会啊杨爱卿!
      误会?你妹不是你下旨说让我来京城的么?你一句误会就完事了?千里迢迢折腾过来很辛苦的有木有!说吧,到底找我啥事!今天不给我个说法就呵呵呵呵呵呵呵……
      那啥,杨爱卿,这个事吧……对,是这样的!我觉得杨爱卿你劳苦功高,把你叫来就是为了封赏一下你啊!不仅你,你手下将领都大大有赏!大大有赏!
      拿了赏钱的杨师厚心满意足的回了魏博,剩下欲哭无泪的朱友珪——不仅想干的没干成,还狠狠的出了一次血。此时的朱友珪只觉得自己倒霉透顶,简直是喝凉水都塞牙的节奏。既然藩镇这事自己搞不定,那就只好在宫里淫乐一番了,于是自暴自弃的朱友珪开始在京城里大玩特玩,玩的不亦乐乎。许多梁朝老臣见到这一幕都觉得这是大梁要完啊!这才刚建国几年啊,李存勖还在外面虎视眈眈呢你就开始在这荒淫无道了,以后这日子还过不过了?
      别忘了,朱温有八个儿子,朱友珪干掉了朱友文,可是还有好几个竞争对手在瞄着皇位呢。虽然朱友珪在登基后给自己的兄弟们都各自安排了位置,但是毕竟不如皇位对不对?于是就在朱友珪每天荒淫的日子里,开封府尹,也是他的弟弟朱友贞悄悄的联络了一票人——其中就包括杨师厚——准备起兵造反了,有了军队的帮助,这次造反的过程简直顺利到不行,朱友贞几乎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就打进了皇宫,而自知大势已去的朱友珪则自杀身亡。朱友贞登基之后立刻下旨,加封杨师厚为邺王,并且向群臣表示自己拨乱反正,朱友珪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已经畏罪自杀, 今后大梁依然要团结一心,为了实现大一统的目标而不懈奋斗!
      大家十分开心,纷纷表示好呀好呀。
      但是有一个人,在遥远的山西对此事表示了不屑。
      这个人就是李存勖。
李存勖
      自从朱温亲率禁军被李存勖打败之后,李存勖就一直等着一个机会,让他能够完成他父亲的遗愿。在深思熟虑之后,他决定先拿幽州开刀。
      此时幽州的老大已经不是刘仁恭了,而是他的儿子,刘守光。刘守光和刘仁恭之间的关系很有意思,自从刘仁恭成功击退李克用之后,刘仁恭就一直过着一种超乎想象的荒淫生活,他搜罗了幽州各地的美女,每天除了和美女们嘿嘿嘿之外就是和道士一起炼丹追求长生。而他的这个儿子则因为与刘仁恭的小妾偷情被赶出门外。后来刘守光趁着朱温攻打幽州,刘仁恭后方空虚的时候控制了幽州城,软禁了刘仁恭。刘守光既不能打,又没什么谋略,为人荒淫暴虐,反复无常。在朱温死前一年,这位仁兄竟然觉得自己做燕王实在有点屈才,在幽州称了帝,自号大燕皇帝。
      实际上,幽州之所以能被保存至今,主要是由于他在梁晋之争中一直完美的充当着搅屎棍的角色。但是现在梁朝的内乱给了李存勖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李存勖趁机发兵幽州,而朱友珪则没有任何反应——老子国内的事还忙不过来呢,哪有空理你。于是幽州竟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李存勖拿下来了!李存勖将刘仁恭父子生擒活捉后带到太原,在李克用牌位前破腹取心,祭奠先王——父亲,您的三矢之仇我已经报了一根了!
上接:以臣弑君的朱温是如何遭遇以子弑父的命运
下接: